君与春秋

喜欢画画 喜欢童话

法国鲁昂大教堂旁边的街道
那时候看到光特别惊艳
无滤镜 不知道加了好不好看: )

死灰复燃【社园】

艾玛……艾玛……伍兹小姐……
脑袋昏昏沉沉的,像是宿醉过后一样,没有任何知觉。女孩子房间的香味充斥了一切,让他不免有些燥热。再睁开眼,是熟悉的天花板。好像有什么不对劲?
“醒了呀皮尔森先生。”她温柔的笑容让他心头一暖,不由得心乱。来不及思索之前的事情,克利切突然注意到艾玛手上的绳子。这个姿势,非常不妙。
艾玛跨坐在他的身上,熟练地打着他胸口最后一个结,简直像是先前就练习过无数遍似的。而他,此刻无法动弹,也没有力气挣脱绳子的束缚。温软的身体贴在他腰上,若放在平时,还真是一副旖旎风光。
“先生,那杯水好喝吗?”
想起来了,他从楼梯上摔下然后……是伍兹小姐带他上了药,以及那杯水。
“为什么……”他的声音很轻,听起来像是求饶,略微发颤。该死,怎么会这样。
她挑起他胸口的领带,慢慢抚过凌乱的衬衫及锁骨,然后滑向带着胡渣的下巴。艾玛感受到指尖传来的震颤,俯下身来,在他耳边轻轻地呼气:“亲爱的,”离唇咫尺之遥,不怀好意地游离,“你不会离开我的。”
“唔!……”
他咬上了艾玛的双唇,甜甜的血腥味滑入口中,越发刺激他……想做些更疯狂的事情。
她想要离开,却被一个冰冷的物件抵住了脖子。不知什么时候他已解开了一个结,从背后掏出了匕首。
“甜心你好像忘了,是克利切教你打结的。”他嘴角滑过一丝坏笑,就像以前拿走了那些人钱包的时候熟悉的兴奋感。
这次,他拿到了非同一般的东西。

艾玛站在大门旁,背对着熊熊燃烧的稻草人,张望着远处的废墟,希望看到模糊的人影。艾米丽会看到信号的吧。这么想着,忍不住抚上脖子上的伤口。还在流血,有点痛。
“伍兹小姐不会想这么抛下克利切走了吧。”背后突然传来他玩世不恭的声音。“克利切好伤心的呢。”
她转过身,看到火光跳跃在他的眼睛里,异常明亮。是欲望,是爱,是各种强烈情感交织在一起的样子。毫无疑问,他眼里全是她的影子。
他们说在门口看到了火光的信号,后来只剩一堆灰烬。
伍兹小姐和皮尔森先生,不知所踪。

很喜欢他们两个人的互动,也许单纯简朴的文字能表达我对社园的喜爱吧。